今期彩色跑狗图,跑狗论坛新一代的跑狗论坛,跑狗图每期自动最新 小说
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婚姻 > 倾诉 > 父亲点亮的生命星光,绝境自建ICU病房

父亲点亮的生命星光,绝境自建ICU病房

www.zhiyin.cn 2019-12-04 09:33:32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自主呼吸!”黄福再也抑制不住激动之情,第一次在儿子面前,眼泪喷涌而出。黄福来到孩子床前说:“孩子,你很坚强,我们爷俩胜利就在眼前。”透过氧气罩,黄福发现孩子的嘴角微微上扬。


  黄小锋出生在福建省福州市一个普通家庭。父亲黄福在离家不远的永辉超市当起了搬运工,母亲章英在超市当推销员,一家人就无声无息地生活在城市的角落里。刚刚小学毕业的黄小锋告诉父亲,他右手右脚想使力气但使不出来,仿佛不受控制。黄福忙用自行车载着儿子去医院,可辗转多家医院都没有查出病因。当黄小锋被送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时,四肢已经不能动弹。

  脊索瘤,福州总院检查的结果残酷而真实:这是最让医生束手无策的肿瘤,因为长在脊索,如果清除彻底,会损害神经,康复后也可能瘫痪;清除不彻底,肿瘤又会复发——治或不治都是险!

  黄福和妻子拿出仅有的3万元,给儿子办理了住院手续。8月3日上午,黄小锋被推进手术室,切除了90%的肿瘤,手术很成功,黄小锋恢复得也快,一周后就下床走路,第二周就出院,成了活蹦乱跳的小伙子。

  就在黄福以为噩运结束的时候,黄福带孩子复查,检查报告给了黄福当头一棒:第一次手术残留的与血管、神经粘连紧密的肿瘤外包膜和骨头里的肿瘤在生长,黄小锋的病情恶化了!

  因为不能频繁做手术,黄小锋的病只能采用保守的放疗。黄福每天骑着电动车载儿子去医院。

  为了救儿子,黄福开始四处借钱,先是哥哥,接着是两个姐姐,然后是朋友、邻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借钱的范围越来越广。可放射治疗对于脊索瘤的作用并不明显,残余肿瘤开始复发,很快又压迫到黄小锋的脑干和颈髓生命中枢。10月8日,神经压迫让黄小锋自主呼吸停止、四肢瘫痪,又住进了医院。10月15日,黄小锋突然呼吸骤停,嘴唇发紫,医生立即进行抢救,当晚就将黄小锋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

  一天后,医生告诉黄福:黄小锋已经苏醒,但呼吸功能已经衰竭,医生只得切开气管,靠呼吸机和氧气机让他被动呼吸。黄小锋只能在ICU病房继续治疗。

  ICU病房的探视时间在每天下午4点到4点10分,当天黄福第一次走进ICU病房。一支导管从儿子的脖子下方插进肺部,儿子不能说话,四肢也失去活动能力。黄福用颤抖的双手轻轻抚摸儿子的头,俯下身,在儿子的耳边小声说:“别怕,爸爸一直都在门外陪着你。”退出病房,黄福却在门外失声恸哭。

  在忍受情感折磨的同时,ICU病房的高额费用让黄家人始料不及,夫妻俩奔波着四处借钱。黄小锋在ICU住了30多天,花了10万多元,病情却没有好转。

  11月初的一个夜晚,黄小锋的主治医生魏医生找黄福谈话:孩子病情凶险,目前微弱的生命体征,根本不具备再次手术的条件,治疗的意义不大。

  黄福沉默了,心仿佛已经被抽空。深夜,他坐在医院大门口的台阶上,仰望满天繁星。而他心爱的儿子正浑身插满管子躺在ICU病房里,背部由于没有得到很好的擦洗,已经长疮。想到这些,黄福痛苦地紧闭起双眼。也许放手对儿子来说是种解脱!

  第二天下午4点,黄福来到ICU病房,盯着儿子瘦弱的小脸一动不动地看着。懂事的黄小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眼睛睁得大大的,追随着黄福,紧接着,张了张嘴:“爸……”黄福怔住了:这是一个气若游丝的孩子,用尽全身力气地呼唤他!

  “很痛吗?要不,我们回家吧。”说这话时,黄福已经泪流满面。出乎黄福意料的,黄小锋的头竟微微地左右动了两下。那意思,黄福很明白:摇头。

  “那我们就好好治病。”黄福极力挤出笑容。那一刻,黄福充满深深的自责:黄小锋经历了手术、放疗,切开气管上呼吸机种种考验,在能说话的时候,他没有抱怨过;在不能说话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用眼泪让他放弃。儿子这样坚强,做父亲的怎么能当逃兵?

  走出病房,黄福的心不再游离,甚至也不再痛苦,他心里只有一个希望:可爱的儿子一定要活下去!这希望如熊熊的火让父爱无惧任何困难。想到资金难以为继和儿子必须呆在ICU的现实,一个艰难且大胆的想法在黄福的心中升腾:接儿子回家,自己建一个ICU病房——黄福想ICU再怎样高科技,说到底还是一种护理,只要他尽心尽力,有什么不可能的?生命绝境中,披荆斩棘,也得闯出一条出路呀!

  作为文化程度不高的黄福,他并不知道ICU的真正意味。ICU是英文Intensive Care Unit的缩写,意为重症加强护理病房,也被患者称作“生命孤岛”。

  知道黄福疯狂的想法后,魏医生充满担心:一个ICU病房成本在60万元以上,需要先进的医疗仪器、精干的医疗队伍和无菌的治疗空间,自建ICU难于上青天。黄福说:没有退路了,冒险试试或许孩子还有一线生机。走出医院,黄福就开始行动。

  第一难题就是找房子。年初,黄福祖居的王庄新村拆迁改造,全家租一间小房子度日。得知孩子得重症后,房东找到黄福:孩子不能回来,不然就退租,因为福州有个习俗,不能让别人死在自己的房子里。黄小锋只好再找中介,得知他儿子重病,中介也拒绝了他的要求。走投无路下,黄福求援象园街道办事处,他们安排了一个去处:尚未拆迁但已废弃的原象园卫生所,没有水没有电,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废墟才能走到。

  即便环境如此恶劣,黄福还是欢欣不已。他从尚未拆迁的祠堂拉来电线,按上白炽灯泡,一趟一趟地穿越灰尘漫天飘舞的工地去祠堂取水,打扫卫生,在残墙败瓦上为儿子搭建起“生命孤岛”。

  黄福不知疲惫,从早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2点,反复擦洗地面、墙面和天花板。第二天一早,他又花50元买来紫外线消毒灯。紫外线灯照射会使空气中臭氧含量增高,应该过30分钟等臭氧自行分解后才能进入室内,可黄福已顾不得这么多,紫外线灯消毒的工夫,他将床单被套窗帘用84消毒液进行消毒——自建ICU有太多太多事要做,他得与时间赛跑呀。

  拆迁工地尘土飞扬。为了达到无菌效果,黄福又去买了一个防护网,买来过滤纱,做成窗户上的过滤层,又在门边钉了一圈橡胶皮,防止门缝进灰。他又花400元买了一个二手空调,花100元买了温度计、湿度计和加湿器。三天两夜,黄福都没有合眼,每个环节反复推敲,竭尽所能地向他设想中的ICU一点一点靠近。

  病房建好后,黄福回医院探望儿子,讲起自己建ICU的趣事,轻声对儿子说道:“爸爸ICU建好了,就把你接回去住啊。”剑峰的嘴角动了一下,脸上又浮现出一丝他熟悉的笑容。这笑容就如一缕阳光照进黄福的心里,他轻摸儿子的头,开心地笑了。

  房子的大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医疗器械的问题。以黄家的经济状况,ICU病房里任何仪器都买不起。针对黄小锋呼吸衰竭的症状,魏医生给黄福列了几件必不可少的设备清单:呼吸机、氧气机,心电监测仪及吸痰器,还给了他一本医学护理书。

  一个氧气机要3600元,而黄福已经身无分文。想想孩子在ICU病房一天的费用就要3000多块钱,黄福咬牙向哥哥借钱买了一台。销售代表被他感动,又派人免费送一台氧气机给他们备用。虽然只有初中文化,虽然白天满城奔波,求人准备医疗器械,晚上回家在昏暗的灯光下,还要一点点恶补医学护理知识。黄福原本就少之又少的睡觉时间不断压缩。但每天下午4点,他雷打不动地到医院ICU陪儿子一会,说说自己的进展情况,儿子静静地听着,眼睛闪闪发光,总让黄福想起那天在医院的台阶上看到星星。

  这天黄福帮儿子换衣服,惊奇地发现:小黄小锋在生病的一年多时间,体重从原来的100斤瘦到现在的60斤不到,但身高竟然没有停止生长,已经快到1.7米。孩子的生命多么旺盛呀!看着儿子,黄福更加知道自己不能退缩。可这时,他遇到了建造ICU病房以来最大的问题:购买呼吸机。一台呼吸机要3.8万,他根本没有钱,而这又是儿子必备的仪器。

  时间一天也不能耽误。为了儿子,并不擅长沟通的黄福三番五次给呼吸机的销售代表打电话,将自己家的难处一一讲出,有些为难地恳求:“我儿子少不了呼吸机,我们实在是买不起,只能租了。”销售代表从没遇到这种事,只好说与厂方商量后才能答复。

  在黄福的焦急等待中,销售代表回复可以租借的形式将呼吸机给黄福先用,租金每月3000元。黄福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第三天,销售代表来了,一片废墟上的这个奇特病房让销售代表深深震撼,他主动与同行联系,将黄福需要的血压计、吸痰机、氧气瓶等器械,统统以最低价格买来。

  十多个不眠之夜过去了,11月21日,对医学一窍不通的黄福像精卫填海一样,建起了他的ICU。

  建成后,黄福让魏医生来病房验收。看着洁净的屋子里,一字排开的崭新仪器和双眼布满血丝的黄福,魏医生的眼眶湿润了——作为医生,他曾担心贫寒的黄福徒劳无益,但此刻,他知道黄福真的将梦想变成了真实。魏医生点头了,黄福悬着的心彻底落地。那一夜,他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黄福给剑峰办理好出院手续。在回家的路上,黄福开始当“医生”,用氧气瓶和呼吸球给儿子维持呼吸。尽管有医生在旁指导,黄福的手还是忍不住颤抖。而儿子已经知道自己要出院,目光炯炯有神。迎着儿子的目光,仿佛听到儿子在喊加油,黄福握住呼吸球的手越来越有节奏感。

  经过一路颠簸,小黄小锋住进了父亲亲手建造的ICU病房。有了家人陪伴,久违的红润出现在黄小锋的脸上。黄福轻轻握住儿子的手,柔声鼓励说:爸爸建ICU时,没人说会成功,可爸爸做到了;你要与爸爸一起创造奇迹。泪水再一次从黄小锋的眼里溢出……

  黄小锋回家了,黄福新一轮的战斗开始了。担心自己的护理知识不够,黄福请了一位专业护工,24小时住家护理。他除了按医生的处方到医院买药,其他时间就守在病房,学护理,陪儿子说话。黄小锋也喜欢这种相处方法,醒着的时候,睁着眼睛四处张望,仿佛要把父亲这个新奇的病房看个透。

  可就在黄福感觉到希望的时候,考验不期而至:11月23日一早,拆迁工地突然停电。呼吸机不能用了,氧气机不能用了,也就是说,黄小锋不能呼吸了!

  黄小锋脸上现出猪肝的颜色,面部开始狰狞。儿子会不会死?妻子哭着问黄福,他坚定地说,这么多难关都闯过来了,这次一定会过关。他找到呼吸球,打开氧气瓶,叫来护工,将导管进入黄小锋的肺中,不停挤捏呼吸球,一下一下……一家人开始轮流挤捏呼吸球,竭力维持黄小锋的生命。

  黄小锋终于恢复了呼吸,痰却越来越多,吸痰机也不能用了,黄福不停用纸巾给黄小锋擦拭从嘴巴里流出来的浓痰和口水。3个小时后,氧气罐中的氧气也没有了,黄福骑着电动车去氧气站充氧。

  忙乱持续了整整7个小时。下午2点,终于来电了,全家人都累趴下了,黄福不敢休息,强打精神去给孩子擦洗刚才流到脖子里的唾液。

  发生停电事件后,黄福夜里不敢睡觉。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他和妻子、孩子的奶奶轮流照顾小黄小锋。

  为了保证ICU的效果,每当轮到黄福休息,他就抓紧时间给孩子的仪器消毒,做室内清洁。他始终记得医生说的话:任何细菌感染都可能要了孩子的命。

  黄小锋不能说话。为了掌握儿子的感受,黄福就找来一张白纸,在上面画个人像,每隔两个小时就用手指着每个部位问孩子哪里疼,如果指对了,小黄小锋就伸出舌头。有时黄福故意写上一些好玩的笑话,剑峰又故意用眼睛、舌头传递错误的信息,惹得黄福常常忍俊不禁,这个时候,黄福就感觉儿子仿佛没有生病,只是与自己在做着不说话、不能动的游戏。

  一个礼拜后,黄福学会了护理程序,辞掉了护工,全力照顾黄小锋。而在自建ICU病房20天后的一个晚上,黄福在给小黄小锋清理完口中浓痰后,孩子竟然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我想活下去。”

  这句话就像一支强心针,让黄福和妻子一起相拥而泣。孩子的进步回报了父亲的全部付出。惊喜还在继续。连续几天,黄小锋都表示左脚很痛,黄福不放心,急忙到医院咨询,没想到黄小锋脚痛这个让人担心的近况竟成为医生看到希望的蛛丝马迹。

  12月11日,神经外科副主任刘峥嵘,带领护士长来到拆迁工地,对小黄小锋进行复查。刘主任意外发现,黄小锋用的这种呼吸机根本不能24小时连续用,而黄小锋用了20天,黄福竟通过24小时的贴身守候,带着孩子闯过了一次又一次鬼门关。刘峥嵘感叹,“失去自主呼吸短期内死亡率达到98.5%,在国内,离开医院20天还能生存的病例更是找不到。”紧接着,刘医生又刺激了一下孩子的左腿,小黄小锋的面部立刻表现出疼痛表情。

  “实在是奇迹!”刘医生兴奋地告诉黄福,孩子的身体机能正在逐渐满足手术指征:黄小锋左腿还有感觉,说明脊椎还有反应;黄小锋气管被切开,却能开口说话,说明孩子的求生欲非常强烈。而从医学上说,病人离开医院20天还能生存,说明还有希望。

  医生的话让黄福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他拉着医生的手连连问道:“刘医生,孩子现在就能手术吗?”

  “如果这种状态能持续推进,医院有把握给黄小锋进行手术,尽可能剥离复发的肿瘤,削减肿瘤对脑干和颈髓的压迫,实施手术,黄小锋就能恢复自主呼吸!”

  “自主呼吸!”黄福再也抑制不住激动之情,第一次在儿子面前,眼泪喷涌而出。黄福来到孩子床前说:“孩子,你很坚强,我们爷俩胜利就在眼前。”透过氧气罩,黄福发现孩子的嘴角微微上扬。

  总院则表示,他们将对黄小锋进行术前测评,一旦符合手术指征,立刻进行手术。绝境处峰回路转,是奇迹?还是上天对这份撼天动地父爱的馈赠?

  黄小锋终于恢复了呼吸,痰却越来越多,吸痰机也不能用了,黄福不停用纸巾给黄小锋擦拭从嘴巴里流出来的浓痰和口水。3个小时后,氧气罐中的氧气也没有了,黄福骑着电动车去氧气站充氧。

  忙乱持续了整整7个小时。下午2点,终于来电了,全家人都累趴下了,黄福不敢休息,强打精神去给孩子擦洗刚才流到脖子里的唾液。

  发生停电事件后,黄福夜里不敢睡觉。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他和妻子、孩子的奶奶轮流照顾小黄小锋。

  为了保证ICU的效果,每当轮到黄福休息,他就抓紧时间给孩子的仪器消毒,做室内清洁。他始终记得医生说的话:任何细菌感染都可能要了孩子的命。

  黄小锋不能说话。为了掌握儿子的感受,黄福就找来一张白纸,在上面画个人像,每隔两个小时就用手指着每个部位问孩子哪里疼,如果指对了,小黄小锋就伸出舌头。有时黄福故意写上一些好玩的笑话,剑峰又故意用眼睛、舌头传递错误的信息,惹得黄福常常忍俊不禁,这个时候,黄福就感觉儿子仿佛没有生病,只是与自己在做着不说话、不能动的游戏。

  一个礼拜后,黄福学会了护理程序,辞掉了护工,全力照顾黄小锋。而在自建ICU病房20天后的一个晚上,黄福在给小黄小锋清理完口中浓痰后,孩子竟然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我想活下去。”

  这句话就像一支强心针,让黄福和妻子一起相拥而泣。孩子的进步回报了父亲的全部付出。惊喜还在继续。连续几天,黄小锋都表示左脚很痛,黄福不放心,急忙到医院咨询,没想到黄小锋脚痛这个让人担心的近况竟成为医生看到希望的蛛丝马迹。

  12月11日,福州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刘峥嵘,带领护士长来到拆迁工地,对小黄小锋进行复查。刘主任意外发现,黄小锋用的这种呼吸机根本不能24小时连续用,而黄小锋用了20天,黄福竟通过24小时的贴身守候,带着孩子闯过了一次又一次鬼门关。刘峥嵘感叹,“失去自主呼吸短期内死亡率达到98.5%,在国内,离开医院20天还能生存的病例更是找不到。”紧接着,刘医生又刺激了一下孩子的左腿,小黄小锋的面部立刻表现出疼痛表情。

  “实在是奇迹!”刘医生兴奋地告诉黄福,孩子的身体机能正在逐渐满足手术指征:黄小锋左腿还有感觉,说明脊椎还有反应;黄小锋气管被切开,却能开口说话,说明孩子的求生欲非常强烈。而从医学上说,病人离开医院20天还能生存,说明还有希望。

  医生的话让黄福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他拉着医生的手连连问道:“刘医生,孩子现在就能手术吗?”

  “如果这种状态能持续推进,医院有把握给黄小锋进行手术,尽可能剥离复发的肿瘤,削减肿瘤对脑干和颈髓的压迫,实施手术,黄小锋就能恢复自主呼吸!”

  “自主呼吸!”黄福再也抑制不住激动之情,第一次在儿子面前,眼泪喷涌而出。黄福来到孩子床前说:“孩子,你很坚强,我们爷俩胜利就在眼前。”透过氧气罩,黄福发现孩子的嘴角微微上扬。

  福州总院则表示,他们将对黄小锋进行术前测评,一旦符合手术指征,立刻进行手术。绝境处峰回路转,是奇迹?还是上天对这份撼天动地父爱的馈赠?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 知音APP
知音网版权所有 今期彩色跑狗图,跑狗论坛新一代的跑狗论坛,跑狗图每期自动最新 小说 © 2000 - 2015 Zhiyin.cn

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